系统教程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IT之家 > IT资讯 内容

三星还是留不住韩国千禧一代怎么回事?

时间:2019-04-01 出处:未知 复制分享 人气(次) 【

三星还是留不住韩国千禧一代怎么回事?

北京时间4月1日上午消息,Yoon Chang-hyun曾经是三星的研究人员,2015年离职,在YouTube设立自己的频道,当时父母告诉他,应该去检查一下精神状态。

三星开出的年薪高达6500万韩元(57619美元),是韩国平均入门级工资的3倍,三星还提供一流的医疗及其它福利,对于许多大学毕业生来说,进入三星可是梦寐以求的。

然而,无休无止的夜班,晋升机会狭窄,房价飙升,达到无法企及的地步,32岁的Yoon Chang-hyun感到精疲力尽,他决定放弃不确定的职业,变成互联网内容提供者。

在韩国,许多千禧一代像Yoon Chang-hyun一样放弃稳定的白领工作,与此同时,失业率攀高,无数人正想着挤进三星。

一些年轻韩国人离开城市,回归农业,或者变成蓝领,与社会传统成功标准背道而驰,找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,养活家人,买一套公寓,这就是标准。

Yoon Chang-hyun说:“很多人问我是不是疯了,不过如果我回去,又会再次离开的。我的老板看起来不高兴。他们工作过度,孤独……”

现在Yoon Chang-hyun运营一个YouTube频道,内容与追踪梦想的工作有关,他靠积蓄维持生活。

1950-1953年,战乱毁掉韩国,但它从废墟中爬了起来,迅速成为亚洲第四大经济体,韩国的崛起离不开财阀,比如三星、现代。高薪、稳定的工作为许多婴儿潮一代提供了进入中产阶级的入口。

经济增长放缓,低成本生产商竞争压低了工资,即使是那些从顶级大学毕业的千禧一代,即使在财阀找到了“铁饭碗”,他们达成社会预期的愿意也没有那么强烈了。

其实,在年轻职工群体中,全球都出现同样的现象。不过劳动力市场研究人员Ban Ga-woon说,由于韩国存在等级森严的企业文化,拥有同类技能的大学毕业生供过于求,所以问题显得更严重。

根据OECD的报告,截止2012年,韩国人的工作任期在成员国中是最短的,只有6.6年,平均数字是9.4年,日本是11.5年。

同样的调查还显示,只有55%的韩国人对工作感到满意,在调查中排倒数第一位。

韩国大型社交媒体列出“新年10大决心”清单,辞掉工作居然排在第一位。

不要告诉老板

一些人甚至回到学校,学习如何“辞掉工作”。

在首尔南部有一所小学校,只有三间教室,名字居然叫作“辞职学校”(School of Quitting Jobs),自2016年营业以来,已经吸引7000多人参加。

创始人Jang Su-han现年34岁,2015年离开三星,创办这所学校。他说,现在学校教的课程大约50节,包括如何用YouTube谋生、如何管理身份危机、如何制定B计划。

学校的入口处写了一些规则,其中有这样一条:“不要告诉你的老板,即使遇到同事也不要说,在毕业之前,不要被抓住。”

Jang Su-han说:“与身份有关的课程很受欢迎,因为青少年时期,我们总是忙着参加补习,很少思考自己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尽管如此,在财阀企业中找一份工作仍然很有诱惑力,2009年以来,韩国遭遇最严重的就业大滑坡,青年失业率接近历史最高,财阀职位的吸引力也就更大了。

2月份,Saramin调查了1040位求职者,发现三星电子仍然是毕业生最想去的企业。

伦敦猎头公司Robert Walters Plc韩国主管邓肯·哈里森(Duncan Harrison)说,对于长时间工作、强制性酒会、等级森严竞争激烈的公司生活,新求职者越来越不愿意接受。哈里森还说:“与之前几代人相比,进入劳动市场的新一代有着完全不同的心态。”

YouTube体育明星和清洁工

2018年韩国政府抽查报告显示,在小学生群体中,YouTube创作者是排名第五的梦想职位,排在前面的是体育明星、老师、医生、厨师。

一些人选择更简单的生活。

2013年至2017年,韩国弃城务农的家庭增加了24%。由于韩国本国就业形势严峻,去年有5800人通过政府补贴项目去国外工作,是2013年的三倍还要多。

去年12月,工厂工程师Cho Seung-duk买了单程票,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飞往澳大利亚。

37岁的Cho Seung-duk曾在韩国现代工程建设公司(Hyundai Engineering & Construction)工作,2015年跳到另一家顶级建筑公司,然后就移民了。

Cho Seung-duk说:“我觉得儿子无法像我一样在韩国得到这样的工作。我可能会在布里斯班(澳大利亚东部城市)打扫办公室,没事,我愿意。”

最新资讯
热门内容
不用任何软件让win10系统自动关机的方法